星援覆灭,但是剿灭网络黑产之战才刚开始
2019-06-11 11:45:2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6月10日,一则重磅新闻刷屏了:《蔡徐坤1亿转发量幕后推手"星援app"被端》。

这个事情要回溯到去年8月份,凭借《偶像练习生》走红的蔡徐坤发了一条推广新歌的微博,在短短的时间内竟然转发超过1亿。这种明显不符合常识的现象招致整个社会对于刷量、黑产的现象进行抨击,微博因此饱受质疑。

现在,真相水落石出。据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公布的消息,星援app在粉丝圈内使用非常广泛,粉丝们通过这个app可以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下绑定很多小号,充值进行刷量。半年内,星援app吸金高达800余万元。

(警方抓捕星援app涉案人现场)

憋屈的微博,出了一口气

星援被端,值得点赞。

一方面,这让大家猜测、热议的明星刷量问题暴露在阳光下,通过严厉的打击有助于惩治、震慑相关涉案人;另一方面,这个事件有望成为一个契机,成为引导明星、粉丝等摒弃急功近利的刷量做法,走向正途的机会。

出了一口恶气的,除了我等围观群众,莫过于微博了。从去年8月至今,微博承受了极大的压力,各种纵容、姑息的抨击声不绝于耳。

在星援app被端的新闻中,有一句话值得注意:"在微博的配合下,北京警方成功侦破……"。可以看到,微博在这次案件中充当了积极的角色。据了解,早在2018年初,微博就在日常监控中发现了大量异常违规行为,经过技术回溯和对比,确认了星援app的操作,并在几个月的证据搜集和整理后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,最终助力案件进行了侦破。

所以,这几个月,微博应该一直在心里憋着一股气:因为一直在搜集证据,不能打草惊蛇,不好具体回应此事,但又要承受一系列的抨击。

其实,微博怎么算都不是受益者,而是受害者。这些刷量的小号都是僵尸账号,对微博不会带来真实的用户和流量。相反,这种虚假的流量反而会让劣币驱逐良币,对那些真实的用户和大号带来损害。加上刷量往往和黑产、诈骗等灰色产业链深度捆绑在一起,微博还有可能面临用户盗号等一系列问题和风险。

实际上,微博一直在打击刷量和黑产。从最初的封禁虚假账号、惩戒刷榜主持人,到更改转发、评论显示方式,超过100万后仅显示"100w+",以及各榜单产品坚持重复转发不计数等等,都是如此。

微博高级副总裁曹增辉在此前接受媒体专访时,曾经透露过微博在内容安全上的努力:对有传播具有影响力的账号进行管理;对热搜、热门话题、热门微博这种高曝光的热点区域内容加大人工干预审核力度;对违法违规信息进行审核处理、多层复检的安全审核团队在未来会增加到2000人左右;公开招募网友组成站内自治组织,对站内涉黄信息进行举报等等。

重视力度不可谓不大,措施不可谓不得力,但是,用微博的人们都知道,现在刷量、黑产依旧屡禁不绝,为什么会这样呢?

答案是刷量和黑产是一颗行业毒瘤,是一个复杂的行业问题。

根治刷量和黑产毒瘤,只能这样做

刷量、数据造假广泛存在,不论是在微博、微信、直播等平台,或者是在游戏、电商、互联网金融等行业,都是如毒瘤般地存在。

这颗毒瘤之所以难于治理,有供需两方面的原因。在供侧,刷量的背后有一个深刻的产业链,这个产业已经高度工业化,分工精细明确。而且,刷量并不只是数据造假,而是和网络黑产深度绑定。

例如,去年年末,广东深圳警方破获了全国首宗网络涉黑恶犯罪集团案。这个犯罪集团通过招录大量"恶意差评师",在电商平台搜索目标网店作为敲诈勒索对象,共敲诈勒索各电商平台网店近200家7900余单,涉案金额达500余万元,涉及全国多个省市。"恶意差评师"和"水军"其实本质类似,网络黑恶势力很多就是脱胎于刷量的黑产。

(网络黑产是一颗行业毒瘤)

在需侧,是大量需求的真实存在。以蔡徐坤微博1亿转发事件来说,本质上是明星、演艺公司对经济利益的急功近利,只关注最后一个环节,将流量而非实力和作品作为整个市场逻辑的中心,从而纵容怂恿粉丝花钱刷量,甚至自己动手造假。

因此,将板子打在微博一个平台身上,让一个平台去根治全行业的问题,不仅没有道理,更是无助于问题的解决。这就像是假货是全社会的问题,而不是只靠哪个电商平台就能够解决,内容low是社会整体素质的问题,而非抖音一个平台能够解决类似。

例如,虽然微博在技术上能够对恶意账号、恶意操作进行拦截,可是微博没有执法权,对于使用违规工具刷量的用户无法认定和处罚。同样,微博可以断开相关违规工具的接口,但是道高一尺、魔高一丈,网络黑产总是会变换花样、卷土重来,导致治标不治本。

又如,刷量的核心资源是真实手机号。这种时候,单靠微博一家根本没法解决,需要监管机构、虚拟运营商等的共同努力,才能斩断黑产的核心资源。

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,平台也必须要扮演重要角色,这方面微博的举措可供借鉴。在技术上,微博已经从用户、行为、内容三方面建立起防刷机制。例如,同一用户多次搜索同一Query只计入1次;短时间内频繁搜索的可疑用户不计入;搜索用户的访问终端来源分布不符合正常比例的不计入。在运营上,微博在排序和选择上放弃纯粹算法的方式,引入编辑人工干预的方式等等。

根治刷量黑产问题,也需要从供需两维度下手,全社会共同努力。从供测,需要堵住手机实名制注册的漏洞,需要各个行业的平台们都行动起来,执法部门加大打击力度,对黑产的产业链进行持续、强力整治;从需侧,则需要加强全社会的教育和引导,引导明星、经纪公司、粉丝们回归理性,回到实力、作品竞争,而非急功近利。

可以预计,星援app的覆灭,是打击网络黑产之战吹响的号角,只要监管部门、平台以及整个社会能够团结一致、共同努力,网络黑产等问题终将得到解决。

那时候,才真的是扬眉吐气的时候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