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让私域流量觉醒,社交电商新物种大熊酷朋来了
2020-02-21 14:21:5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种种迹象表明,这场疫情终于开始出现拐点,湖北以外的确诊病例连续下降、各行业陆续复工,朋友圈甚至欢呼终于开始堵车了。


不过,疫情对人们的生活、工作乃至各行各业都带来了深刻的影响。其中一条,也得到了大家的公认:即线上的影响将会更加深入。回到非典时崛起的电商领域,这次疫情带来的影响是让社交电商的发展更加提速。


2月18日,一场特别的线上直播发布会举行,它是一个标志,标志着社交电商变局,一个叫做“大熊酷朋”的社交电商新物种来了,它也为很多人带来了新机会。




社交电商的新风口


这几年,社交电商毋庸置疑是电商的风口。笔者也多次为社交电商鼓与呼,社交电商是电商发展的高级阶段,通过调动每个“人”的积极性,激活了一个个的社交圈流量,积沙成塔,最终形成蚂蚁雄兵般的爆发。


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《2019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》显示,2019年社交电商市场规模20605.8亿,占比网络零售规模超过20%,2020年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占比网络零售将超过30%。社交电商成为电子商务不可忽视的规模化、高增长的细分市场。




这几年,社交电商有比较充分的发展,上述报告将社交电商分为会员分销型、拼团型、网红直播型、内容型、社区团购型和社交电商服务商等不同的类型。现在,社交电商有了一个新的风口:CPS优惠券返佣社交电商。


大熊酷朋创始人蒋治宇这样通俗解释该模式:淘宝、京东、拼多多等平台或者品牌会将主推的商品添加CPS渠道专享的隐藏优惠券,CPS优惠券返佣社交电商对CPS的推广者赋能,帮助他们用社交的方式推广、获得商家支付的推广佣金。


大熊酷朋就是这样一个CPS优惠券返佣的社交电商平台,当你加入其中,就能获得“自用省钱、分享赚钱”的价值。蒋治宇举例,自己喜欢喝星巴克的拿铁,在买咖啡前,先去大熊酷朋领优惠券,就能获得七折的优惠。




CPS优惠券返佣社交电商之所以是社交电商的新风口,有多个原因。其一,是巨头的力推。淘宝、京东、拼多多三大电商平台都高度重视CPS返佣,将其作为重要的流量渠道。这也是社交电商发展的必然。在当下流量越来越贵的情况下,与其自己花很大的成本买流量,不如付给千千万万的推广者以CPS的佣金,让他们帮着拉流量。


以淘宝为例,来自阿里妈妈的相关数据显示,从2011年到2018年,阿里妈妈分发给推广者的佣金从12亿元增长到350亿元,2019年可能超过500亿元。在去年举行的2019淘宝联盟合作伙伴营销峰会上,淘宝联盟宣布未来三年专业淘宝客规模将达千万级,通过万亿成交市场为淘宝客带来千亿规模分成市场。对应阿里巴巴的淘宝客,京东通过京东联盟、拼多多通过多多进宝来推进CPS返佣。




其二,是人、货、场的进化。社交电商这几年主流的形式是微商,或者微商的进阶版399元入门费模式,他们虽然在社交“场”激活了“人”的力量,但是在“货”上一直存在短板。例如,无论是微商品牌或者微商平台,在货上都或多或少存在品质问题。大熊酷朋的CPS优惠券返佣社交电商模式,依托的是淘宝、京东、拼多多等知名平台,所以在“货”上令人放心。


蒋治宇在直播中表示,大熊酷朋近日获得了知名A股上市公司千万级融资,2020年大熊酷朋的目标是注册用户破亿、GMV破千亿,这足以看到这个风口的猛烈程度。


“航空母舰+特种兵”时代到来


疫情期间,远程办公风行,腾讯集团高级管理顾问、青腾大学教务长杨国安在直播中说,组织管理模式将会变革,去中心化和自我驱动的管理模式将会流行。


的确,现在是一个超级个体的时代,而个体之所以能够成为超级个体,是因为背后必须有平台进行赋能。用军事来做个比喻,现在是“航空母舰+特种兵”的时代,自媒体之所以风靡,是因为背后有微信、今日头条等平台赋能,网约车司机之所以干得风生水起,也是因为背后有滴滴这样的网约车平台赋能。


同样,社交电商领域,无论是对于社群大团长,还是个体来说,要想真正在社交电商风口中赚钱,不能一个人战斗,必须要借势平台。




这也是笔者看好大熊酷朋的原因。蒋治宇在直播中,将“赋能”作为公司的核心关键词,其对大熊酷朋的定位“全网首个可自定义的优惠券返佣SAAS平台”也表明:大熊酷朋的核心,就是为社群大团长赋能。


一个事情,到底能否成功,关键在人,所以看大熊酷朋的“赋能”是否真的靠谱,也要看团队。在大熊酷朋的创始团队中,有电商、技术、营销、社群、法务五大领域的顶级人才,也意味着对社群大团长的赋能将是全方位的。




曾就职腾讯阅文集团的首席技术官陶颍锋,从用户型产品到商业性产品都有着丰富的成功经验,其牵头带来的技术赋能,除了能实现CPS返佣的自定义,还能通过技术中台实现将商品和用户进行AI智能匹配,这相当于是为社群大团长带来AI的秘密武器;既是《时尚汇》栏目创始人、又是首席营销官的赖勤勇及其团队,则带来IP赋能、流量赋能,其中《时尚汇》可以帮社群大团长打造个人时尚IP,这对他们获取影响力和信任度都至关重要;星云社群经济联盟创始人郑羽恩是首席社群官,她和团队带来的是强大的流量赋能、供应链赋能;中银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莹是首席风控官,她带来的是法律赋能,能够保障大熊酷朋在创始之初的商业模式和顶层架构的合法合规。




当然,蒋治宇更是以其全面的能力,成为大熊酷朋高速发展的核心。笔者和蒋治宇曾是同事,对她比较了解。无论是作为知名4A公司宣亚的副总裁,还是后来在互联网咖啡品牌大卫之选、快消B2B电商平台进货宝的连续创业,都积累了丰富的电商、供应链、营销等经验,她和她的团队堪称是社交电商的豪华团队。




在《在未来五年,S2b是最有可能领先的商业模式》中,曾鸣教授曾经提出,未来五年真正领先的商业模式是S2b2c,即整合了前端的供应链的大S,赋能小b,一起更好地服务用户。大熊酷朋就是典型的S2b2c模式,其用技术、供应链、IP、流量、法律等全面赋能社群大团长(b),帮助他们更好地服务用户(c)。大熊酷朋堪比航空母舰,社群大团长在赋能下,成为特种兵。


后记:私域流量觉醒


疫情之下,很多人受到影响,尤其是线下品牌和线下零售,很多从业人员可能面临失业。不过,危机从来都是“危中有机”,上天为你关上一扇门,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。


如果你不幸失业,或许是时候拥抱社交电商的新风口了。这场疫情让很多线下企业在私域流量觉醒,个人更应该对自己的私域流量觉醒。在大熊酷朋这样的CPS优惠券返佣SAAS平台的赋能下,个人可以进化成为超级个体,抓住社交电商的新风口,去开创更大的一片天地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