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长期主义者”海信
2019-10-15 16:58:26
  • 0
  • 1
  • 1

国庆前夕,有一个走进海信的机会,虽然很忙,但是我还是推掉了其他事情,欣然前往,因为海信在我眼里有很多秘密:


海信,从1969年只有十多名职工的小厂,发展到现在九万余名员工、千亿规模的企业,历经50年。要知道在中国有50年历史的科技企业,那可是凤毛麟角;

海信,表面上看是一家家电企业,尤其是做电视闻名的家电企业,实际上早已经深入到智能交通、智慧医疗、光通信等B2B领域,从B2C切入B2B成功的企业,放眼世界都少之又少;

海信,在研发中心搬迁到新园区后,将旧址改造成了一个学校(海信学校)和一个科普基地(海信科学探索中心),要知道旧址可是在市中心,要是开发成地产,那可是价值十几亿甚至更多……



这些都和很多企业比起来很“反常”,我笃信,这一切的背后肯定有秘密。


任正非的告诫

在交流中,听到一则轶事: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回忆当初布局光通信,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曾经造访海信,看到海信要做光通信时劝告他:“千万不要碰光,碰光必死”。

彼时,任正非的告诫是好心,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让光通信盛极而衰,哀嚎遍野,确实是“碰光必死”。但是,坚信光电转换是未来通信核心力量的周厚健,却毅然在2002年进入光通信行业。

现在,海信光模块产业市场占有率居全球第六,国内第一,其中接入网光模块产品连续8年全球第一,国内市场占有率50%以上。

类似的例子还有智能交通、智慧医疗等等,在海信的演示大厅,我好像看到了未来的世界:智能交通,让拥堵不再,造就智能城市;智慧医疗,让医生可以看到立体的肝脏、血管、肿瘤的图像,手术可以更加精准……而这些早已经不是未来,而是实现了应用,变成了现实。




我一直好奇,为什么做电视的海信,能够进入似乎风牛马不相及的光通信、交通、医疗等领域,而且成为了领先者?

9月28日,海信科学探索中心开启,在参观其中的“海信历史文化馆”时,我终于明白了,这些领域看似不相干,但是有一条共同的线串了起来,那就是:技术。1992年当上海信前身青岛电视机厂厂长的周厚健,从这一年开始每年将销售收入的5%投入研发,一直坚持至今。



“海信历史文化馆”展出的每一个产品,背后都讲的是技术的故事,在这里撷取几个:

其一,是“信芯”的故事。2005年6月26日,海信发布“hiview信芯”,这是他们历时4年自主研发、达到同类芯片国际领先水平的一款数字视频处理芯片,“hiview信芯”的出现意味着一颗真正的“中国芯”的诞生,它标志着“7000多万中国彩电芯片全部依赖进口的历史宣告结束”。




其二,是“液晶模组”的故事。2007年9月,中国第一条电视液晶模组线在海信投产,打破了我国液晶模组几乎全部依赖外企的状况,海信从此实现了平板电视上游产业链的突破。这背后,充满着艰辛,甚至是生死,因为韩国、日本等上游企业已经控制了液晶面板的生产,要再将模组集成,那么中国彩电企业只剩下做“水果贩子”一条路可走了。

“不做水果贩子,而是要做种水果的人”,是周厚健的名言,也是对“技术立企”最通俗易懂的诠释。海信做电视,是用技术做电视,所以海信能相继在ULED、激光电视、叠屏电视、社交电视等方面实现突破和引领。

就在9月19日,周厚健还在青岛举行的“首届全球激光显示技术与产业发展论坛”上说,“激光显示”是其中未来技术最好的“潜力股”,随着清晰度不断提高,大尺寸电视会越来越普及,75吋将是激光电视与液晶电视竞争激烈的主流尺寸。


是的,五十年电视行业风云变幻,尤其是技术路线更是历经多次变局,为什么海信能安然度过,而且越来越领先?秘密就藏在“技术”里。

从北坡登上全球之顶

1992年,周厚健接任海信前身的青岛电视机厂厂长时,前任李德珍厂长有一个“在世界地图上点一个点”的梦想,现在20多年过去,海信已经在全球拥有14家生产基地、12个研发中心,产品销往世界130多个国家和地区,海信在世界地图上哪只是点一个点,而是点出了无数个点。



海信集团品牌管理部副总经理朱书琴向我展示了9月初在德国柏林IFA展上的海信展台:Hisense、Gorenje、ASKO三个品牌依次排开,但又完全互通,海信在全球化的大舞台上已经形成品牌集团军作战。

攀登珠峰有两条路,北坡难、南坡易。在中国企业全球化之路中,同样有北坡和南坡两条路径。OEM,即为国外品牌做代工的方式是南坡,虽然可以迅速实现规模,但是却没有后劲,大而羸弱;自主品牌,是北坡,虽然初期艰难,因为要直面用户,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中搏杀,但是一旦立住了品牌,就赢得了未来。

海信的出海,就选择了自主品牌这条最难的路。因为要打响自己的品牌,所以必须走本土化的研发、本土化的人才、本土化的经营,这种本土化的路线,让海信能够从客户中来、到客户中去,形成了全球化运转的闭环。

最让我触动的,是全球化的品牌塑造。在参观海信公司的时候,到处可见“2020欧洲杯全球官方合作伙伴”,海信依靠对国际体育赛事的赞助,在全球打开了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誉度。



朱书琴讲了一个故事,海信在2016年赞助欧洲杯,决赛那天晚上正好是海信法国公司成立一周年,在当晚的庆祝活动参加者中,有一位老者是法国最大的连锁店老板。之前,海信想见其一面都很难,但是这次他却是主动要求参会。这位老者对朱书琴说,你们赞助欧洲杯的这些动作,让我对海信有了信心,因为你们是真正做品牌,而不是来玩票或者随便做做就走的。

海信的法国售后负责人说,赞助欧洲杯至少让海信省去了和法国消费者四年的沟通成本。此言非虚,显示的是品牌的力量。当海信出现在欧洲杯的赛场上,此时无声胜有声,省去了很多主动介绍的工作,会有很多的渠道、用户……过来主动了解海信的产品、海信的品牌。

这或许也是海信在去年8月能够击败四家竞争对手,将欧洲家电巨头Gorenje收入囊中的原因之一,成立于1950年的Gorenje是比海信还老的公司,旗下有ASKO等高端奢华家电品牌,在东欧市场更是有30%左右的市场占有率。这桩收购,对于海信拓展欧洲市场,尤其是树立高端品牌大有助力。



海信从北坡登顶全球之巅,也决定了其必须要忍受更多的非议。在8月9日海信公布2019半年报后,就是如此,外界将海信的净利润下滑归结于海外市场的拓展,如对东芝影像公司的整合以及赞助欧洲杯的投入上。

其实,这些人哪里知道海信在全球化中的拓展本源。穿过这些投入的迷雾,海信在全球正在通过收购整合和品牌发力,厚积薄发地向更高的目标攀登。



就像国庆期间热映的《攀登者》里所讲述的,“珠峰北坡,人类从未登顶”,这中间的酸甜苦辣,这其中的艰难困苦,又岂是外人所能了然,一切故事都值得铭记。

海信没有秘密,如果有,就是“长期主义”

企业和人一样,都是有基因的。根植于齐鲁大地的海信,自然也凝聚了齐鲁文化的基因。

海信集团总裁贾少谦说,山东人扎实、忠厚,不轻言放弃,有韧性,而且舍小己而逐大义。这像极了海信。无论是参观、体验,还是和海信的高管和员工交流,我感受到的,都是这样。

山东大学在研究海信的时候,提出了一个词:“慢动量”。虽然看起来没有那么快,但是始终在持续增长,时间长了就没有那么慢。

是的,如果看看海信的增长曲线,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这一点。从1992年到2018年,海信的增长曲线,虽然没有爆发式,但是也没有大起大落,稳健增长,实在是一条漂亮的曲线。





如果将海信比作一个人,我觉得是《射雕英雄传》中的郭靖:忠厚老实,言出必践,大巧若拙,大智若愚,终成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的大英雄。

或者,海信也像是同为山东人的黄渤。貌不惊人,但是却质朴自然,靠着自己的专注、踏实和努力,成为耀眼的明星。

细究起来,海信有秘密吗?其实海信没有秘密,海信对技术的坚持,海信对风气的苛求,海信对长线的执着,其实就是回归商业本质,做企业本应该做的事情。



如果说海信有秘密,我觉得是“长期主义”。最近一篇《真正的高手,都是长期主义者》刷屏,海信不就是“长期主义者”的典型案例吗?

长期主义者,一定不是投机主义者。在当年互联网思维、风口论盛行之时,周厚健说,“我从来就不认为有什么互联网思维,就一个思维,就是市场经济思维。” 即便外界认为互联网思维正严重冲击海信的时候,海信也没有惶恐和焦虑过,一直非常“淡定”,始终按照自己的节奏在走。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,风有起也有停,风停了没有内功的猪摔得很惨,而坚持自己节奏的海信却越飞越高。



长期主义者,一定不是速成主义者。在家电的发展史上,有过多次“价格战”,有的品牌用降价来扩大地盘、实现速成,绝大多数国产电视被迫跟进降价,但是周厚健却坚定地说“我不跟他,一跟就进入了他的逻辑,死定了。” 不降价的海信,确立了自己的逻辑,那就是“技术立企”,海信用面向长期的技术,突破了降价的围堵,走出了属于自己的更广阔天地。

长期主义者,一定不是短期主义者。青岛江西路11号,是海信的电视机工厂,后来改为研发中心。在搬迁后,海信放弃了开发地产的十几亿商业利益,将这里变成了海信学校和海信科学探索中心。这一举动看似是海信的损失,但是长期来说,海信学校和海信科学探索中心为青少年教育助力,海信的品牌赢得了尊敬,海信实际上赢得了长期的价值。



这让我想起非洲尖毛草的故事。非洲大草原上生长着一种名为“尖毛草”的奇特植物。在它生长初期,大概6个月的时间里,尖毛草长得很慢,露出地面的高度一直保持在1寸左右。从表面看,就像进入了停滞期。但是,一旦雨季来临,它就会像从冬眠中惊醒了一般拔地而起,疯狂生长。1天内甚至可以长高0.5米。只用短短几天,它就能超越其他竞争者,成为“草地之王”。

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在看似无所作为的半年时间里,尖毛草并没有闲着,而是向下倒生长,它的根系不断向深处探索、扩张,原来尖毛草后来的爆发都是来自起初这种默默的蓄势。

尖毛草的“倒生长”是“长期主义者”的最好诠释,“长期主义者”不为短期利益所诱惑,不为投机风口所影响,而是越过现在,放眼长远,现在的蓄力是为了长期走得更远、更快,慢慢来比较快。

贾少谦在交流中坦言,海信完全可以发展得比现在更快。扎根于稳健而扎实的文化,蓄积50年“倒生长”之势,未来的海信之爆发几乎是可以肯定的,一切都值得期待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